点评:★★★★☆

  每次读传记都有这样的感觉,人无完人,有好的地方也有引人思考的部分,需要辩证看待。曾国藩据说资质并非出众,7 次考科举才中秀才,立志要成为圣人,便日日反躬自省,自我提升,此习惯坚持了一生,令人钦佩。为官清廉,但又传说居所奢华。统领湘军时,很有军事头脑,但不知其几百人的幕府功劳有多大,但其看清问题实质的本事还是令人感佩的。在清廷为官,实在是太多玄机,起起伏伏,患得患失。最后天津教案弄得曾国藩一蹶不振,实为可惜。

划线笔记

◆ 第一章 曾国藩的七次科举之痛

克肖乃父

抡才大典

◆ 第三章 惊人的进阶之道

(1)敬。整齐严肃,无时不慎。无事时心在腔子里,应事时专一不杂。清明在躬,如日之升。 (2)静坐。每日不拘何时,静坐四刻,体验来复之仁心。正位凝命,如鼎之镇。 (3)早起。黎明即起,醒后勿沾恋。 (4)读书不二。一书未完,不看他书。东翻西阅,徒徇外为人。 (5)读史。丙申年购《廿三史》,大人曰:“尔借钱买书,吾不惜极力为尔弥缝,尔能圈点一遍,则不负我矣。”嗣后每日圈点十叶,间断不孝。 (6)谨言。刻刻留心,第一工夫。 (7)养气。气藏丹田,无不可对人言之事。 (8)保身。十月二十二日奉大人手谕曰:“节劳,节欲,节饮食。”时时当作养病。 (9)日知所亡。每日读书记录心得语,有求深意是徇人。 (10)月无忘所能。每月作诗文数首,以验积理之多寡,养气之盛否。不可一味耽着,最易溺心丧志。 (11)作字。饭后作字半小时。凡笔墨应酬,当作自己功课。凡事不留待明日,愈积愈难清。 (12)夜不出门。旷功疲神,切戒切戒。

◆ 第四章 从前的官场愣头青

公忠体国

地方官办事也有两个毛病。第一个叫敷衍,遇到什么矛盾和问题,就是一个字,拖,对付过去就完,把问题推给下一任。第二个是颟顸,就是做表面文章,很多地方,表面上看起来不错,但实际上内里已经完全烂透了,黑恶势力横行,这些当官的根本不管。

◆ 第六章 湘军为什么牛气

说太平军本来人数不多,势力不大,但是吴文镕不敢出兵,借口说非要等湖南广东等地派来大兵才肯一起出“剿”,这显然是贪生怕死。还说什么“兵勇各告奋勇,情愿自去杀贼,亦不准往,不知是何居心,是何肺腑”。 咸丰皇帝本来就没有主意,又急于求成,于是也催吴文镕出战。 曾国藩闻之,心急如焚,马上给吴文镕写信说,千万不要出武昌,即使因此受到处分,也不必害怕:“窃念吾师之进退,系南北两湖之安危,即系天下之利害。……虽有严旨切责,吾师尚当剀切痛陈,备言进剿之不能得力。……逐层奏明,宜蒙俞允。”就是说让他顶住皇帝的压力,守好省城,等自己明年初练好兵,再与之会合,与太平军决一死战。曾国藩十分担忧座师早早出城,因而信尾说:“如尚未起行,伏望审慎三思,仍驻鄂垣,专重防守。” 但是吴文镕没有曾国藩的定力。在政敌和皇帝的交迫之下,吴文镕愤懑无比地说:“我受国厚恩,岂惜死之辈!

当然这个原则实际上违反了清朝“兵为国有”的原则,湘军私人性极强,每一级只效忠自己的统领,不听他人调遣,实际上开了后世军阀的先河。

◆ 第七章 得而复失的湖北巡抚

从此之后,曾国藩还为湘军立下这样一条规矩:一旦某军统帅战死,除非本部有受拥戴的继任将领,否则必全军遣散回乡,另行招募成军。这样一来,部下打仗的时候都会全力保护自己的长官。因为只有保住长官,你才有个人发展的机会。所以,王闿运在《湘军志》中说:“其将死,其军散;其将存,其军完。从湘军之制,则上下相维,喻利于义。将卒亲睦,各护其长。”

奸臣加昏君,真是好搭配……

一位汉族军机大臣,趋前一步,低低地和咸丰皇帝说:“曾国藩以侍郎在籍,犹匹夫耳。匹夫居闾里,一呼,蹶起从之者万余人,恐非国家福也。”

◆ 第八章 江西困境与“大悔大悟”

墨绖出山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 第九章 安庆这块难啃的骨头

太平军在作战时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裹胁大量民众为兵源,造成漫山遍野、声势浩大的样子,使敌人震眩失措。太平军每占一地,常习惯将百姓的房屋烧毁,然后掳掠无家可归的民众一同撤走。打仗的时候,经常把大量流民驱上前线以壮声势,刚刚和他们交手的人,很容易被他们的阵势吓倒。

◆ 第十一章 太平天国最后的战役

直至1867年沈葆桢出任福建船政大臣时才又有了偶尔的联系,但书信疏淡,门面敷衍而已。

◆ 第十二章 “将权位二字,推让少许”

真是残酷

葛剑雄先生等人口史专家的研究认为,在太平天国战争中这五个省人口损失数至少达8700万人(包括了直接死于战争的人口和出生率下降导致的人口减少)。如果再考虑到太平天国战争的其他战场湖南、广西、福建、四川等省的人口损失,那么太平天国战争给中国带来的人口损失在一亿以上。

与八国联军侵华洗劫圆明园有何不同……

曾国荃的士兵在残酷杀害战俘的同时,展开了大规模的抢劫。“兵士有一人得金七百两者。城中凡可取之物扫地以尽,不可取者皆毁之。坏垣斸地,至剖棺以求财物。”

就是说,我为了做事,入世越来越深,地位越来越高,夜里睡不着自我反省,感觉身上世俗味道越来越重,天真越来越少。如果不早点谋划引退,将来陷入争权夺利中去,就会变成一个庸俗的政客。因此倘若攻克金陵,“决计引退”。 他知道兄弟二人权势已达峰巅,现在最需要做的是自剪羽毛。他的应对,一是奏请曾国荃辞职返乡,另一个是主动裁撤湘军。 曾氏兄弟二人同居高位,势力太大,要让清廷放心,兄弟两人须有一人暂时离职,韬光养晦。就目前情形看,因为朝廷最不放心也最厌恶的是曾国荃,不妨让他先回家避避风头。等到时过境迁,朝廷的猜疑之心解除之后,自然还会想起曾国荃来,大用的机会还很多。现在外间虽有闲话,但随着老九的隐退,也必然会慢慢消解。曾国藩劝解老九说:“弟少耐数月以待之,而后知吾言之不谬也。” 让曾国荃暂时离职(当时叫“开缺”)的理由,自然是身体欠佳,“万难再当大任”。

左宗棠这一刀补得真是很痛……

左宗棠的目的果然达到了,朝廷勃然大怒。慈禧太后万万没想到素称老实厚道的曾国藩居然敢如此欺君罔上,于是降下严旨,切责曾国藩:

曾国藩中进士,点翰林,很快做到侍郎。左宗棠才华横溢,却进身无门,只好充当幕僚。所以左宗棠看待曾国藩,下意识地一直戴着有色眼镜,千方百计放大曾国藩身上的缺点和毛病,来验证自己的“上天不公论”和“科举无用论”,为自己寻找一个心理平衡。

◆ 第十四章 洋人也是人

更令曾国藩意外的,是外国人在结束战争之后,立刻提出,可以帮助清王朝镇压国内太平天国,并且迅速付诸行动。沙俄赠予清方“一万支来复枪及附件和五十门大口径大炮及炮弹”。太平军攻打上海时,上海正式成立“中外会防局”,英、法军队直接参与对太平军作战,其后帮助清政府收复宁波。后来英法等国又在华组成“常胜军”“常捷军”“常安军”等混合部队,与湘军淮军一起作战。这更证明洋人确实想维持大清王朝的统治。

◆ 第十六章 天津教案:曾国藩是怎么成为“卖国贼”的

朝廷这样做,可以把曾国藩贴上卖国软弱的标贴,将民众对朝廷的仇恨转移到曾国藩身上:是曾国藩软弱,而不是朝廷软弱。这样就可以不失民心。朝廷仍然是正确的,只是他曾国藩没有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