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

  之前看过大半的纸质版,因为回学校落了一半没看完,这次索性从头读到尾。想起再读是因为跟朋友聊天时,朋友说公司总裁的儿媳妇就是柴静。八卦引起了重读《看见》的想法,再读收获多了些,几年时光也算是攒了些成熟吧,看事物少了些年少气盛时对是非的偏执,多了份理解与体谅。

画线笔记

◆ 第一章 别当了主持人就不是人了

后来才知道,白岩松这个人什么都彪悍,就是不习惯跟女生单独讲话。

“这是条很长的路,你要作好长跑的准备。”

每次重录的时候,都得深更半夜把别人叫回演播室,灯光、摄像后来已经不吱声了,也不问,沉默地隐忍着。录完,我不打车,都是走回去,深一脚浅一脚,满心是对他们的愧疚。

他自己说早上洗完脸抬头看镜子,差点喊“大爷”。

◆ 第二章 那个温热的跳动就是活着

他没有昏迷,眼睛是睁着的,只是什么表情也没有。日后,我在很多绝望的人脸上看过同样的空白。

◆ 第三章 双城的创伤

众人哄笑。这一笑之后,都不好意思再绷着脸了。

只是我必须承认,当年面对医生的辩解,一部分是要隐藏自己的无能。那时我说出的只是人生的皮毛,这些孩子之间的情感复杂远超过节目中的描述。

◆ 第四章 是对峙,不是对抗

这工作跟剥笋一样,一层一层,把女学生式的怯弱剥掉了,你不得不作出决断,躲开追赶,藏起带子,坐在各种会议室里,吹着塑料杯托里绿茶上的白沫,互相摸虚实,探真假,连说带笑语带机锋,还不能拉下脸。

◆ 第五章 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庐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到得还来别无事,庐山烟雨浙江潮。”

◆ 第六章 沉默在尖叫

做完《双城的创伤》后,我有一个感觉,家庭是最小的社会单元,门吱呀一声关上后,在这里人们如何相待,多少决定了一个社会的基本面目。

“这是一种下意识的心理补偿吗?”

“你知道阿姨为什么给你钱?”我轻声问。 “知道。”他低着头,“因为我可怜。” “不是,这是你劳动所得,你今天帮我们拿了很多次带子,很辛苦,所以这是你自己挣的。我要谢谢你。” 他抬起头,羞涩地笑了一下。

◆ 第七章 山西,山西

海子有句诗,深得我心:“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

但我们这些学生还是喜欢去河边——也没别的野地儿可去,河边人迹少,男女生沿河岸走走,有一种曲折的情致,不说话也是一种表达。

“去他妈的,我总算试过了,起码我试过了!”

◆ 第八章 我只是讨厌屈服

“今天你可以失去获得它的权利,你不抗争,明天你同样会失去更多的权利,人身权,财产权,包括土地、房屋。中国现在这种状况不是偶然造成的,而是长期温水煮青蛙的一个结果,大家会觉得农民的土地被侵占了与我何干,火车不开发票、偷漏税与我何干,别人的房屋被强行拆迁与我何干,有一天,这些事情都会落在你的身上。”

有一天晚上,郝劲松给我打电话,说他有点沮丧。 我给他讲了这件事,说:“你是这个人的榜样。”我差点脱口而出“你没有权利放弃”,顿了一下,这个想法是错的,他当然有权利放弃,正义是自己内心对自己的期许,不是用来胁迫人的,我改口成“你判断要不要放弃”。

一九四六年,胡适在北大的演讲中说:“你们要争独立,不要争自由。”

◆ 第九章 许多事情,是有人相信,才会存在

她继续写着:“柴静忍耐着,没有流露出不满。她脸上扑着粉,不,说挂着霜更像一些。她仍然表现出很有涵养的样子,但是,当一个人表现得很有涵养,其实是传递着不以为然的意思。” 瞧我当年这后娘脸,这让人为难都不自知的劲儿,不知道她是怎么忍过来的。

“先打一枪,然后再在那个洞上画一个靶子,效果是一样的。”

◆ 第十章 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

“痛苦是财富,这话是扯淡。姑娘,痛苦就是痛苦,”他说,“对痛苦的思考才是财富。”

他写道:“准确是这一工种最重要的手艺,而自我感动、感动先行是准确最大的敌人,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

◆ 第十一章 只求了解与认识而已

我在博客里写:“是的,生命往往要以其他生命为代价,但那是出于生存。只有我们人类,是出于娱乐。”

◆ 第十三章 事实就是如此

他说:“宽容的基础是理解,你理解吗?” 后来我做节目,常想起这句“你理解吗”,才明白他的用意——宽容不是道德,而是认识。唯有深刻地认识事物,才能对人和世界的复杂性有了解和体谅,才有不轻易责难和赞美的思维习惯。

胡适说过做事情要“聪明人下笨功夫”,我原以为下笨功夫是一种精神,但体会了才知,笨功夫是一种方法,也许是唯一的方法。

“现在华南虎事件已经不是简单的一个照片的真假问题,而是关系到社会诚信、社会道德底线的问题,我们说一个不关注真相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前途的民族,一个不追求真相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堕落的社会。” “为什么我们一定需要一个真相呢?” 做完《双城的创伤》后,我有一个感觉,家庭是最小的社会单元,门吱呀一声关上后,在这里人们如何相待,多少决定了一个社会的基本面目。

“这是一种下意识的心理补偿吗?”

“你知道阿姨为什么给你钱?”我轻声问。 “知道。”他低着头,“因为我可怜。” “不是,这是你劳动所得,你今天帮我们拿了很多次带子,很辛苦,所以这是你自己挣的。我要谢谢你。” 他抬起头,羞涩地笑了一下。

◆ 第七章 山西,山西

海子有句诗,深得我心:“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

但我们这些学生还是喜欢去河边——也没别的野地儿可去,河边人迹少,男女生沿河岸走走,有一种曲折的情致,不说话也是一种表达。

“去他妈的,我总算试过了,起码我试过了!”

◆ 第八章 我只是讨厌屈服

“今天你可以失去获得它的权利,你不抗争,明天你同样会失去更多的权利,人身权,财产权,包括土地、房屋。中国现在这种状况不是偶然造成的,而是长期温水煮青蛙的一个结果,大家会觉得农民的土地被侵占了与我何干,火车不开发票、偷漏税与我何干,别人的房屋被强行拆迁与我何干,有一天,这些事情都会落在你的身上。”

有一天晚上,郝劲松给我打电话,说他有点沮丧。 我给他讲了这件事,说:“你是这个人的榜样。”我差点脱口而出“你没有权利放弃”,顿了一下,这个想法是错的,他当然有权利放弃,正义是自己内心对自己的期许,不是用来胁迫人的,我改口成“你判断要不要放弃”。

一九四六年,胡适在北大的演讲中说:“你们要争独立,不要争自由。”

◆ 第九章 许多事情,是有人相信,才会存在

她继续写着:“柴静忍耐着,没有流露出不满。她脸上扑着粉,不,说挂着霜更像一些。她仍然表现出很有涵养的样子,但是,当一个人表现得很有涵养,其实是传递着不以为然的意思。” 瞧我当年这后娘脸,这让人为难都不自知的劲儿,不知道她是怎么忍过来的。

“先打一枪,然后再在那个洞上画一个靶子,效果是一样的。”

◆ 第十章 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

“痛苦是财富,这话是扯淡。姑娘,痛苦就是痛苦,”他说,“对痛苦的思考才是财富。”

他写道:“准确是这一工种最重要的手艺,而自我感动、感动先行是准确最大的敌人,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

◆ 第十一章 只求了解与认识而已

我在博客里写:“是的,生命往往要以其他生命为代价,但那是出于生存。只有我们人类,是出于娱乐。”

◆ 第十三章 事实就是如此

他说:“宽容的基础是理解,你理解吗?” 后来我做节目,常想起这句“你理解吗”,才明白他的用意——宽容不是道德,而是认识。唯有深刻地认识事物,才能对人和世界的复杂性有了解和体谅,才有不轻易责难和赞美的思维习惯。

胡适说过做事情要“聪明人下笨功夫”,我原以为下笨功夫是一种精神,但体会了才知,笨功夫是一种方法,也许是唯一的方法。

“现在华南虎事件已经不是简单的一个照片的真假问题,而是关系到社会诚信、社会道德底线的问题,我们说一个不关注真相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前途的民族,一个不追求真相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堕落的社会。” “为什么我们一定需要一个真相呢?” “真相是一个民族发展最基础的东西,即便将来你查到有华南虎,这个照片真假你仍然不能绕过,因为这是民意的要求。”

◆ 第十四章 真实自有万钧之力

死是一件没有办法的事,除了忍受,没有别的办法。 只能忍受。

说:“柴静是个漂亮姑娘。” 底下人笑声嘘声四起。 他接着说:“她自己也知道,所以老忘不了。” 我抬头看他。 “这次她忘了,所以节目好。这算她的成年了。”

◆ 第十五章 只听到青绿的细流声

我天性比较拘谨,平常三个女青年喝个酒,我只能愁眉苦脸抿一小口儿,老范和老郝都搂在一起泪汪汪了,我尴尬地拍着她俩,说不早了咱走吧,这两人就上火“你这人特没劲”,嫌我不投入不表达。加上过去几年我一直想避免文艺女青年的毛病,怕煽情,刻意强调旁观,刻意抽离,把戒律当成一根绳子捆在身上。

失败不是悲剧,放弃才是。

梵高对他弟弟说过:“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包括艺术本身。唯一不朽的,是艺术所传递出来的对人和世界的理解。”

“不要去听那些声音,你唯一需要关心的就是让自己强大起来。”

◆ 第十六章 逻辑自泥土中剥离

“你有自己认识事物的坐标系吗?”

他答:“‘文革’前国家没财力建设,到了八二年,人口膨胀,没地儿住了,北京的四合院、上海的小洋楼都得住人,可是城里不像农村,没土改,都有地契,就改法律吧,改成城市土地国有,人就住进去了,相当于一个城市的土改。”

他认为解决土地问题的前提——“先要把农民社保这条路铺平,无论在犄角旮旯还是走到最繁华的地方,都在这张社会保障网的保护之下,都有生存的能力。”

◆ 第十七章 无能的力量

我是对自己感到愤怒,愤怒是对自己无能的痛苦。

“教育就是两个人之间发生的事,不管是故意还是不故意。”

“语言很多时候是假的。”他说,“一起经历过的事情才是真的。”

我问过卢安克:“你写过,中国农村和城市的人,都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太着急了。怎么叫‘太着急了’?” 卢安克说:“来不及打好基础,就要看见成果。”

他说:“把希望放在别人的身上是虚拟的,所以无用。如果自己不去做,那就不会有希望。”

人类大部分的苦都是因为期待的存在。其实,在人生中不存在任何必须的事情,只存在不必要的期待。没有任何期待和面子的人生是最美好和自由的,因为这样,人才能听到自己的心。

◆ 第十九章 不要问我为何如此眷恋

我事后问她:“你干嘛这么脆弱啊?这只是工作嘛。” 她说:“因为我在意你啊。”

◆ 第二十章 陈虻不死

在这种来不及思考的匆忙里,才知道谁会浮现在自己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