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评: ★★★★☆

  本书从精神分析学角度分析了神经症的诸多表现及其缘由,从焦虑、敌意、竞争等方面做了更细致的展开。我们从患者的表现中其实多少也能看出一些常人同样惯有的倾向,而患者则是将之极端强化后引发了难以承受的痛苦。顺着精神分析学的思路去了解人的情感动机,我觉得这对认识我们自身也有一定的启示意义吧。在阅读的过程中,我似乎找到一点对自己的情绪波动更明确也更客观的认识,知道该如何向别人更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感受,从之前没有考虑的一些角度去认清这些感受的来源,做好这些能够更好地了解自己吧。

27个笔记

◆ 第一章 神经症的文化及心理内涵

换句话说,神经症患者常常感到自己在为难自己,自己就是自己路上的绊脚石。 若是撇开表面现象,直接深入引起神经症的根源问题中去,我们就会发现,所有神经症都存在一个基本因素——焦虑,以及神经症患者为了对抗焦虑而建立起的自我防护机制。同神经症患者的人格结构一样,这一因素十分复杂,它是产生及推动神经症的驱动力。

反过来说,正常人所遭受的痛苦,都是在其所处的文化带来的痛苦限度以内。然而,神经症患者承受的痛苦总比常人要多出许多,他需要付出更多代价,才能维持自身的防御机制,这些防御措施压抑了他的生机与活力,更具体地说,是束缚了他获得成就与幸福的能力,这就导致了我在上文所提到过的差距及脱节。毫无疑问,神经症患者一定是饱受痛苦的人。

一般来说,我们认为恐惧和防御都是神经症的内在动力之一,但事实上,只有在数量和形式上都超越了其所在文化带来的恐惧和防御措施时,我们才能称之为神经症。

神经症是一种由恐惧、由抵抗这些恐惧的防御措施、由试图找出缓和冲突倾向的妥协方式而导致的心理紊乱。从实际角度出发,只有当这种心理紊乱导致其行为偏离特定文化中大众普遍的行为模式时,我们才能称之为神经症。

◆ 第二章 为何谈起“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

借观察可以发现的态度,大致上可以分为以下几类:一、付出和得到爱的态度;二、自我评价的态度;三、自我肯定的态度;四、攻击性;五、性欲。

通过表面观察,我们在神经症患者身上发现了第二个特征:由于过度依赖他人所导致的内心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的标志无疑就是自卑感和缺陷感,它们通常有多种表现方式,例如,患者总是毫无来由地认为自己无能、愚蠢、缺乏魅力。

◆ 第三章 焦虑

在我们的文化环境下,主要有四种掩盖焦虑的方式:一、将焦虑合理化;二、否认焦虑;三、麻醉自己;四、远离一切可能引起焦虑的思想、感情、冲动以及处境。

第一种方式——将焦虑合理化,是逃避责任的最佳解释:它将焦虑转化为合理的恐惧,借此达到逃避责任的目的。

◆ 第四章 焦虑与敌意

为什么自己发现自身的敌对心理会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呢?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人可以在憎恨某人的同时又爱着或需要着某人,他无法忍受承认自己因嫉妒或占有欲而产生敌意这件事,或者说在自己身上发现针对他人的敌意令他十分害怕。在这样的情况下,压抑是能最快带来宽慰的捷径。通过压抑自己的想法,令人感到害怕的敌对心理会渐渐从意识中消除或者被阻挡在意识之外。换句话解释我的这一说法就是:如果敌意受到压抑,那么人也就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心中怀有敌意。尽管这是一条十分简单的精神分析见解,可极少有人能真正明白其含义。

敌对冲动受到压抑后再向外投射时,这种冲动通常不会投射到与之真正相关的那个人身上,而是投射到别的事物上。

◆ 第五章 神经症的基本结构

孩子也不会介意父母对自己偶尔的惩罚,只要他们可以感觉到自己仍然是被爱着的,或他们意识到自己受到的惩罚是公正的,或惩罚的目的也不是有意伤害或者侮辱他们,他们就能够接受惩罚。

无论是儿童还是成年人,嫉妒都是滋生仇恨的源头。

患有神经症的父母都是通过恩威兼施的方法,迫使子女对自己产生一种狂热的依恋,从而使孩子对自己的情感中染上弗洛伊德所说的占有欲和嫉妒心等内涵。

◆ 第六章 对爱的病态需求

爱允许对别人的某种性格或某种态度提出建设性批评,用以帮助改进双方。但苛责他人尽善尽美,对他人提出种种无法容忍的要求并不是爱,因为这种要求里常常隐含着一种敌意,就如神经症患者表现出来的那样:“如果你不能做到完美,那你就快滚蛋吧!”

◆ 第七章 再论对爱的病态需求特征

一旦一个人通过某种方式获得了安全感,例如获得爱,或是取得了事业上的成功,又或是工作上得到建设性进展,那么这种贪婪就会大大减弱,甚至会立刻消失。

◆ 第八章 获求爱的方式及对冷落的敏感

男性在成长过程中常常抱有这样一种信念:如果想有所成就,就必须在生活中有所收获;而女性则认为爱,也只有爱,才是获得幸福、地位和安全的唯一办法。这两种文化地位上的差异,在男女心理发展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 第十章 对权力、名望及财富的追求

追求权力实际上是一种对抗无助感及不重要感的保护手段。

这种渴望羞辱他人的愿望通常会被牢牢地压制住,因为神经症患者可以敏感地察觉到,对方遭到羞辱时会多么受伤,心中会多渴望报复,所以他们会本能地害怕别人也作出与自己相同的反应。但即便如此,神经症患者还是有可能会无意识地流露出这种渴望羞辱别人的倾向,例如不经意地忽视对方,像是让别人长时间等待,无意识让对方陷入尴尬的境地;或是让别人产生自己受制于人的感觉等等。

例如,为了淘到一件便宜货,他可以花费与之价值完全不相称的大量时间和精力。当他成功淘到这样一件商品后,他可以获得两种满足:第一是感到自己机智过人,第二是感觉自己占到了别人的便宜。

◆ 第十一章 病态竞争

虽然追求超越是所有竞争的基本与核心,但神经症患者的超越心理显然太过。

毋庸置疑,这种人生态度必然会导致他们丧失对一切事情或工作的真正兴趣。他们在乎的东西从来不是所做的这件事本身,而是这件事究竟可以给自己带来多少的成功,会给别人留下怎样的印象和名声。

这种反差表明,他对女性是否得到满足的关心,只是他为了自己免受羞辱感而采取的一种保护手段。

◆ 第十二章 逃避竞争

适度的自信是取得一切成就的前提,不管这种成就是改变色拉酱调拌的标准配方、推销商品、捍卫自己的观点,还是给自己未来的另一半留下一个好印象。

◆ 第十四章 病态受苦的含义(受虐狂问题)

最后,痛苦还有一种作用,那就是表达对他人的谴责。虽然经过层层伪装,但这依然是最有效的一种方法。

说得更加具体一点就是,尽管受苦是令人痛苦的,但迫使自己沉浸在过度的痛苦中,却能像鸦片那样,起到麻痹痛苦的作用。

◆ 第十五章 文化与精神症

我要介绍的第一种矛盾,一方是竞争与成功,另一方是有爱和谦恭。一方面,我们身边的一切事物都在鞭策我们迈向成功,这不仅要求我们自信满满,还必须杀伐决断,能心狠手辣地将同行者挤出道路;另一方面,我们深受基督教思想的洗礼,认为自己不应该自私,不应该凡事只为自己,应该谦卑忍让。对于这种矛盾,正常范围内只有两种解决办法:一是接受其中一种思想,抛弃另一种;二是同时接受两种思想,结果个人在两个方向上都会产生严重的抑制倾向。